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审计文化 >
  • 悦 读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6-21
    文档来源:凉州区审计局
    作者:刘玉花
  • 生在文明相对落后的农村,又恰逢经济困难时期,能读到书并爱上书,实在是今生最大的荣幸。

    现在想来,让我爱上读书的第一任启蒙老师应该是我的父亲。父亲当过兵,粗通文墨,部队解散回乡后,白天一直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在地里劳作,晚上则常常给我们讲《薛家将》、《杨家将》、《说岳全传》等英雄传奇系列故事。我最喜欢听父亲讲“三箭定天山”“穆桂英挂帅”“岳母刺字”“梁红玉击鼓战金山”等故事,小时候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个像穆桂英、梁红玉那样的巾帼英雄,征战沙场,保国为民,终使马革裹尸亦不悔。父亲平日沉默寡言,人前近乎木讷,但给我们兄妹们讲起故事来却是神采飞扬,口若悬河,讲“三箭定天山”时总要渲染一下环境,还要吊一下我们的胃口:“话说薛仁贵带着大唐铁骑来到天山脚下,只见天上云密布,朔风猎猎,对面敌骑旌旗如云,刀枪如林,人喊马嘶,一望无垠,一场血雨腥风的恶战就要开始了。”每次听到这里,我常常紧张的连大气也不敢出,呼吸加重,心跳加快,感觉我就是其中一个披坚执锐的士兵,马蹄达达,刀光剑影,正冲锋陷阵……但往往到这种节骨眼上,父亲下一句话总是“欲听战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”。然后故意用被子蒙住脸说:“渴了,乏了,睡觉吧,明天再讲。”哥哥姐姐们都嘟囔着抗议着,我总是一骨碌翻起身,一边赶紧给父亲倒来一杯酽酽的茯茶,一边央求父亲继续讲下去。父亲坐起来,呵呵呵地笑着,捋一把胡须,喝几口茶,有亮亮地水滴附在胡须上,波澜壮阔的战争场面又开始了……现在,父亲去世已整整17年了,但父亲讲故事那忽而惋惜、忽而激昂的口气犹在耳边,那些充满着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,闪耀着璀璨的理想主义光芒的故事深深感染了我们兄妹,也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悦读的种子。

    上学了,认字了,读书了。借助一本破旧的《新华字典》和“认字只认半个字”的常识,我不求甚解的读完了自家和亲戚家所有能找到的所有书籍,包括一些早就过期的报纸、杂志,万年历。我有个堂姨父是老师,我最喜欢到他家去,因为他家里有一间房子堆得都是废弃的学生课本及作业本,每年姨姨总要把那些破烂闲货换些锅碗瓢盆,而我,一定要抢在那些破烂被换成锅碗之前读完那些书。每逢假期,只要有空,我总会在得到母亲允许的前提下,手里提个马灯,口袋里装上几个烧洋芋,翻过一座小山,淌过两条河,跑到堂姨父家,细细品味那一堆破烂。那年我五年级,读到了高一课本上的《滕王阁序》,立刻深深地爱上了这篇骈体文。我将学生们残留的作文本子上的纸张撕下来,把《滕王阁序》抄在上面,带在身上,熟读成诵。后来我还抄写并背诵了《林黛玉进贾府》《空城计》《林教头风雪山神庙》《三打白骨精》,四大名著就这样走进了我的读书世界里,我也是从那时起真正爱上读书,开启了我的悦读人生。

    人生如戏,世事如棋,尽管纷繁复杂的生活少不了风吹雨打,但对我来说,能读书的日子就是最幸福的日子。多年后的今天,在打理完必须的生活琐事完成各项工作任务后,沏杯茶,捧本书,坐在沙发上静静悦读就是我此生稳稳幸福徜徉在赛珍珠的《大地上,漫步在《静静的顿河》,到《古都》去散散步,到《雪国》看看有着“玲珑而悬直鼻梁,娇嫩得好像新剥开的百合花”的驹子,不知不觉,漏尽更阑;有时候就跟着顽皮孩子尼尔斯,骑在他家的大白鹅背上到《边城》走一趟,寻找那个皮肤晒得黑黑的,一双大眼睛清亮如水晶,犹如山上的小黄麂一样乖巧”的翠翠;借一缕好风,到东北高密看看那无边无际的《红高粱》;听《海的呼唤》,去膜拜海明威笔下那个 “人只能被毁灭,但永远不能被打败的倔老头”……悦读是一把万能钥匙,他为我打开一扇扇大门,让我看见广袤精彩的世界,扩大了精神的空间与容积,使我宠辱偕忘,明月清泉自在怀;悦读是一座明亮的灯塔,让我在黑暗中看清方向,找到道路,不记初心,继续前进;悦读还是一面镜子,提醒我时时勤拂拭,莫使人生生尘埃。余生,我不颜如玉,不求黄金屋,只愿生活静好,好书在手

武威市审计局主办

邮 编:733000 地址:武威市凉州区东大街118号

技术联系: QQ:158381524 技术支持:奈特网

陇ICP备17000901号-1